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这是一篇悬疑小说搭配

2020-06-04 来源:
摘要:这是一篇悬疑小说,又名《旷古奇案》,根据一百多年前发生在天津的一桩惊天大案编撰而成。故事原本只有一头一尾,中间细节纯属虚构。
清末民初,天津发生了一起重大诈骗案。案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为当时市民听所未听、闻所未闻。事件发生百余年,从长辈们讲述的故事中整理碎片撰写成文,借古以鉴今。如今太平盛世,社会和谐,如此旷古奇案固然不会再度发生,但综观现今社会之复杂,人世百态之错综,仍不失为一“警世醒言”,下面听我慢慢讲来。

【一】
故事发生在天津新货场(现西货场),我爸爸曾经在那里扛过大个儿(扛大个儿——装卸)。有一年初冬来了一个年轻小伙子,身强力壮,魁梧高大,年龄约莫二十来岁,长的眉清目秀,斯文谦逊,不像一个卖苦力的。那里的人每天进进出出来来往往,谁也不大关心每天都来了谁走了谁。这小伙子来了个巴星期,突然来了一位老太太,年龄不过五十岁,十分富态,由一个小闺女搀扶着,约莫十三四岁,清秀俊丽,丫环模样,后面跟着一个中年男子,四十多岁,像是一个大户人家的管家。来到卸货现场,见了那个小伙子老太太一把拉住,放声大哭:
“我的儿呀!你怎么跑到这来啦?这里是你呆的地方吗?两个月啊,可把老娘想坏啦……”
“等等,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小伙子被弄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工人们放下手上的活,一下子围过来,大家都觉得非常稀奇,只见那老太太越发来劲儿,索性拉住小伙子哭天抢地:
“我的儿呀,可把老娘心疼死了,衣Game5《傲剑》唯美雪景 沙场外的静心之境服穿得这么薄,就不怕冻着?家里好吃好喝好代偿,你怎么就忍心把老娘丢下呀……”
听老娘哭得伤心,有人上前说话了,他把小伙子一扒:
“小伙子,说说是怎么回事?”
小伙子说:“你去问她吧,我根本没有这么个老娘,我娘在乡下种田。”
老太太急了,拉着小伙子又是哭又是踹,一只手攥起拳头乱捶他的肩膀:
“你这个挨千刀的,就这么狠心?连老娘都不认啦?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容易吗?把你拉扯到这么大,说走就走?你丢下老娘不管不要紧,家里还有两房太太和那么大一片家产我都交给谁去……”
小伙子也急了,拉开老太太的手:
“老太太,您认错人了。”
“你胡说,自己的儿子能认错吗?大家都说说,天下哪有这个理儿呀!”
“说得也是……”有人搭茬。小伙子继续说:
“老太太,您一口一个老娘,我身上有什么记号?”
“你把裤子脱了,看我说的对不对?”
“您老说出来我就脱。”
又有人拦了:“别价您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说还有一个小闺女。”
一听说“小闺女”,那个丫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手扶地哭得非常伤心:
“大少爷啊,您饶了我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大奶奶的事情告诉您……”
“这就更没边没沿了,”小伙子说,“我管她大奶奶什么事,反正没我的事。”
那个管家上前了:“大少爷,话可不能这么说,您走了一个人轻松,全家人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两个月来快翻天了,好不容易找到您,您说老太太还会放手吗?”
“你们这都是认错人了……”
“俗语说,家丑不可外扬,大少爷,您说说咱家里的事能在这里抖落出来吗?”
大伙一听也对,认错人也没有这么错的,一个人错两个人错,三个人未必都忍错?再说又是来找儿子的。这真叫清官难断家务事,有话还是让他们自个儿回去慢慢说吧,免得耽搁大伙的工夫。于是又有人说话了:
“小伙子,依我说你还是先回去,把话说清楚了再回来。”
小伙子一听更急了,一跺脚差点没踩着那个小闺女,那小闺女还在地上跪着呢:“我不去!”
小闺女匍匐于地哀求道:“大少爷,您要是不回去在大奶奶面前我就活不出来了,求您可怜可怜我,救救我这条小命吧……”
小伙子看这小闺女怪可怜的,加上大伙一劝,心动了。心想这才叫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去就去吧,探个究竟也好。岂知这么一“探”不要紧,故事里又套出了许多故事。

【二】
那是一个深宅大院,老太太由小闺女搀扶着走在前头,小伙子紧随其后,那个管家在后面跟随。来到大门口小闺女拉了一下门铃,“支扭”一声门开了,开门的也是一个闺女,十七八岁,体态丰腴,俊俏风流,看见老太太连忙出来搀扶,显得惊喜万状,对小伙子说:
“呀!大少爷,您可回来啦?!”——得!又多了一个认错人的。
小伙子跟着走进来,那个管家把大门关上,他们穿过一所院子,又有两三个丫环走出来,搀扶着老太太走进一间屋子,管家跟了进去。原先搀扶老太太的那个小丫环就挽起了小伙子的胳膊,带他穿堂走巷,最后来到一个大房间,只见里面装饰华丽、家具新颖,象牙床挂着红罗帐,床上睡着一个美人。见小伙子进来连忙揭开被子跳下床,身上穿着一件缎子睡袍,头没梳脸没洗的活像一个病西施。走近小伙子不知是有意下跪还是身体支撑不住,搂住他慢慢溜了下去。这一溜把个小伙子溜得浑身上下像触了电,然后那个美人跪在地上哭诉着说:
“我的冤家!我以为这辈子再见还有水龙头组成~  2:管道架设最好从家往河道建设。(表示楼主第一次架设从河边往家的方向架设的时候不着你了……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啊!”
小伙子不知所措,回头看那小丫环不见了,正在这时老太太由两个岁数稍大点的丫环陪着走进来。两个丫环各抱了一大迭衣服,只听老太太对美人说:
“哭嘛呀哭,这不是回来了吗?先让他洗个澡剃个头,吃了饭有多少话说不完哪?”
老太太说完,两个丫环不由分说带小伙子去洗澡,她俩穿的都很单薄,又是穿庭过院来到了一个房间,只见中央放着一个大浴盆,盆里放了半盆水,旁边一盆炭火燃得正旺,一进门热气扑面,小伙子一件薄棉袄都有点穿不住。他在屋里傻站着,等两个丫环出去他好洗澡,可是两个丫环站着不动,望着他傻笑。他实在忍不住了,大汗淋漓,其中一个丫环说话了:
“大少爷,您今天是怎么啦?不想让我们给您洗啦?”说着她走过来,伸手就要解衣服,小伙子躲到一边,丫环又说,“两个月不见真像变了个人儿似的,我们要是不把您侍侯好,老太太和大奶奶那里都不好交代。”
小伙子对她俩说道:“你们都给我出去,我自己会洗。”
不过加拉帕戈斯现象终究弊大于利 丫环嬉皮笑脸地说:“谁不知道您长着手?可这是规矩,也是您的习惯,从小就让丫环洗澡,现在怎么又不了?”说着她为他脱去了薄棉袄,正要解裤带小伙子一屁股坐在一条长凳上,这条凳子又长又宽,上面铺着浴巾。
“没那么回事,”小伙子说,“我一个月不洗一回澡,从来不认识你们。”
“呀呀呀,我说大少爷!我看您这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啦。”
说着她跟着坐下来,另一个丫环也跟着坐下来,她俩一胖一瘦,一左一右,一个把胳膊肘压在他的肩膀上,一个把手放在他的大腿上,一个用手解小褂的疙瘩袢,一个用手扯他的裤腰带,使得他想站也站不起来,想坐又坐不住。小伙子还是留了个心眼儿,问道:
“你们两个对我好,就要跟我说实话,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哎呀呀!我的大少爷,自己的家都不认识啦?”压着她肩膀的那个说。
“我看大少爷今天是对我们厌烦了,每次都是我们两个,想换个人了。”另一个说。
“一定是嫌我们以前没侍候好,今天想玩点新花样。”两个人一对一句。
“那还不简单,大少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两个丫环边说边动手动脚的,倒把小伙子的心里逗得痒痒的。他还是耐着性子对她俩说:
“别把我的性子惹上来,你们两个打哪来的还到哪去!”
一个说:“怎么,发起火来了?都是在外面学野了。”
又一个说:“大少爷一向是挺温柔的,今天一定是火憋得太足了。”说着她把放在他大上腿上的手移到就下意识揉了揉眼睛大腿根,小伙子“蹭”地站起来,也顾不上裤腰带没了,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把她俩推开:
“都给我滚!”
其中一个较大一点的丫环扶住了他的肩膀,仍然心平气和地说:
“我看您装的还挺像的,满院子的人都装作不认识,不知道您的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三】
“哈哈哈……”一阵刺耳的笑声从门外传来,随即走进来一个女的,高高的个头,十分苗条,身穿一件软缎旗袍,走起路来一摇一拽的,头上烫着发,露出两颗金牙,虽然没有涂胭脂抹粉,绯红的脸蛋也像一只熟透了苹果。走进门来显得惊讶地向小伙子问道:
“哎呀呀!怎么还没洗呀?大姐让我来接你啦。”
见她走进来,两个丫环慌忙站起身,退到一旁站立:
“二奶奶来啦?”一个说。
“我们没把大少爷侍候好。”另一个说。
“你们俩有屁用,我还以为你们把地都打湿成河呢。”
小伙子吃了一惊,心想:“准是又来了一个认错人的。”
那女的对两个丫环说:“你们下去吧,回大奶奶的话说,这里由我来侍候。”
“是的,二奶奶。”两个丫环同时应道,毕恭毕敬地退出门去,小伙子又想:
“这下子糟了,来了‘二奶奶’就不好办了。”他起身要走,岂知裤腰带被抽走了,棉袄也被脱了,他只好用手腼着裤子重又坐下。
二奶奶也坐了下来,紧紧地搂住小伙儿,显出了夫妻般的深情厚意,一边划拉着他的身子一边说:
“我的小心肝儿,可把我想坏了,恨不得现在就把你吃了。”
小伙子蜷缩着身子,像是一个大虾球,二奶奶继续说:
“怎么不好意思起来啦?谁跟谁呀,夫妻的那点事就都忘啦?”
“就不怕她们两个看见?”小伙子只能这么说。
“唉呦呦!我的大少爷,这时候装起正经来了,你还怕她们?”
“你都说些嘛呀!我根本不认识你们。”
二奶奶显得十分诧异,微皱了一下眉头马上又呲出了两颗金牙:
“我说小冤家!你莫不是得了失忆症?我们都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却不知道这么严重。”
“我不懂什么叫十一症十二症,我很结实。”
“这我知道,你的身子骨倒是挺棒的,只怕脑子出了问题。”
“我的脑子清醒得很,我是农村来找活干的,只怕是你们都认错人了。”
“别再给我胡扯了,天底下哪有一家子都认错一个人的?倒是你让全家人担心。”说着她放开了小伙子,认真严肃地对他说,“少卿,你听我说,其实大姐的那点事是你的误会,她大表哥说起来还是你的结拜兄弟,他们俩在房里喝点酒又算得了什么呢?至于卷了家里的财产,你也是听了小缨子那张臭嘴乱说。这个家里大家伙往一块儿敛财还敛不过来呢,谁还胳膊肘往外拧?就算是她拿了几件首饰给了大表哥,也是孝敬她的姨妈,咱家里又在乎这些吗?”
“你们都是瞎编!”小伙子没好气地说,二奶奶却显得十分沉静:
“我劝你就别生这份闲气了,大姐对你再心疼不过了。小缨子那个丫头片子,别看她表面上老实,其实心里鬼得很,她想讨你喜欢,千方百计勾搭你。这事全院儿里的人都看得出来,只是这丫头太小,这院儿里轮得上谁也轮不上她,谁知道你这么喜欢她,一句话闹出了这么大的事。”
“别说了,让我出去!”小伙子发起火来,他身上穿着单衣服,下身连裤腰带都没有,这时候又能去哪呢?
“真的一点气都不消吗?”二奶奶显得更温柔了,“你要是真心喜欢小缨子就直说,那天大姐打她是狠了点,小小年纪怪可怜的。你不在家的时候大姐跟我说了,你要是能消了气,就让小缨子侍候你也没有什么关系。”
“别忘了,我是扛大个的,消受不起!”
“这不是不扛了吗?那么重的苦力你怎么受得了呢?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看看现在这肚子都瘪得贴了背心,”说着她把手顺势往下滑,被小伙子把她的手甩开,二奶奶继续说,“听我说,凡事依人劝,洗了澡好吃饭去。”
说完她站起身来,向门外打了声招呼,那两个丫环又走进来,一个提了一桶热水,一个提了几块炭,顿时屋子里又热气腾腾。二奶奶对她俩说:
“还是你们来吧,,洗完澡去剃个头。”说完转身又对小伙,“我去看看饭准备的怎么样了,回头我在大姐房里等你。”说完她就出去了。

【四】
大奶奶的房间里掌了灯,红罗帐的搭门撩着,上面挂着银帐勾。红木茶几摆着细瓷花瓶,里面插着几只孔雀尾。屋子中间放着一张折叠式方桌,上面摆着七菜一汤,不外乎瘦肉丝肥肉片儿,糖醋排骨炸虾段儿,白菜萝卜家常菜,红椒黄瓜大虾钱儿。在桌子的周边摆着三把太师椅,小伙子背床迎门坐在中间,左边坐着大奶奶,右边坐着二奶奶,一个丫环站在大少爷的背后手里端着银酒壶,一个丫环站在桌子的下首照顾着火盆。这时屋子里温暖如春,小伙子推着高平头,黑褂子卷出白袖口,要多体面有多体面。
这时他心想:“现在只有顺水推舟,澡也洗了,头也剃了,天也黑了,人家的衣服也换了。要是这顿饭一吃,那才叫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软,与其强扭下去,不如顺着杆爬。”
只是他不明白,这家人莫名其妙,大的不像大的,小的不像小的,好像千篇一律的会缠人,不分尊卑大小似的。就拿二奶奶来说吧,当着两个丫环的面就敢动手,丫环们也都是没羞没臊,不仅坚持给他脱衣服还要坚持给他洗澡。还有那个剃头的,也是女的,长的挺俊,你剃头就剃呗,还在人家身上又是摸捏又是揉的,还叫两个丫环扶着在人家身上光着脚乱踩。

共 18986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现今社会之复杂,人世百态之错综,再读作者这篇“警世醒言”,不禁为作者之良苦用心而叹服!本文情节跌宕起伏,悬念重重,语言精当,叙述了清末民初,天津发生了一起重大诈骗案。案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为当时市民听所未听、闻所未闻。虽至今事件发生已百余年,但作者善于从长辈们讲述的故事中整理碎片,并撰写成文。借古以鉴今。如今太平盛世,社会和谐,希望如此旷古奇案不会再度发生。【峥嵘社团编辑:情满珠江】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12260026】
1 楼 文友: 201 -12-25 1 :52:56 看望耕老!圣诞快乐!
2 楼 文友: 201 -12-25 17:14:41 珠江战战兢兢给耕老编辑了一篇。望指点。
耕老圣诞快乐! 雪之韵 冰之魂……妍冰
 楼 文友: 201 -12-26 10:11:41 恭喜耕老佳作推为精品!期盼更多精彩!
4 楼 文友: 201 -12-26 11:44:57 传奇故事啊,好看好看!
5 楼 文友: 201 -12-26 12: 8: 5 祝贺耕老作品加精! 星月之金戈铁马传说
6 楼 文友: 201 -12-26 1 :11:47 祝贺精品!祝福耕老! 天边有星,时隐时现;我心有梦,如星璀璨。
7 楼 文友: 201 -12-26 1 :25:28 看我这两天都不知在做什么,这么多好友莅临有失远迎,奉茶!
8 楼 文友: 2014-01-04 11:07: 拜读老先生大作,语言流畅,情节跌宕起伏,悬念之感层层叠出,一篇好作品。拜读!!!
9 楼 文友: 2014-01-04 12:41: 9 感谢增军文友惠读点评,望多指教!西宁癫痫病医院咋样
经期延长吃什么止血
肇庆治疗牛皮癣医院
月经经期延长怎么调理
肿瘤科
儿童厌食症的治疗
友情链接
太原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