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我国的作协体制有其独特之处节能

2020-10-19 来源:

我国的作协体制有其独特之处,关于主席的任命上,基本不看管理能力,也不太看年龄,主要还是看作品。

日前,著名作家陈忠实去世,文学界人士纷纷表示哀悼。在陈忠实悼词中,很醒目的一条是,直到去世,他仍担任着中国作协副主席和陕西省作协名誉主席。2005年,当101岁的巴金去世时,他也依旧担任着中国作协主席之职,虽然彼时他已经有很多年无法正常工作了。

一直以来,中国的作家都以能够成为各级别作家协会的主席、副主席为荣,而且踏踏实实的主席们往往是终身制,基本没有退休一说。然而,近年来却出现了一股作协主席辞职潮。先是有李锐辞去山西作协副主席职务,再有湖北作协主席方方称“如果湖北官方免我的职,我会很高兴地接受。”今年三月,苏州作协副主席荆歌、叶弥则是“打包辞职”,同时发声明辞去副主席职务。为什么风光无量的作协主席,成了不少作家急于扔掉的烫手山芋呢?

一、主席辞职,大多因职务只是鸡肋

“一无工资,二无权力,于人于己,全无益处。”这是作家荆歌在辞去苏州市作协副主席的声明中摘录出的几句话,基本可以当做作协主席辞职潮的一个缩影,归根结底就俩字:没用。

日前宣布辞去苏州市作协副主席职务的作家荆歌

荆歌辞职声明

众所周知,作家协会这个组织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有的吉拉迪诺在塔代伊的干扰下抽射,我国的作协制度是从苏联老大哥那借鉴来的。中国作协诞生于1949年7月(是的,比新中国成立都早),在一定时期内为丰富我国的文学事业做出了积极贡献。茅盾、巴金等德高望重的作家出任作协主席,对凝聚全国作家也有积极的作用。如今很多友都以黑作协为乐,认为作协一无是处,这有失偏颇。

然而,新世纪以来,作协的作用的确显著降低。络小说的流行,让普通读者甚少阅读严肃文学,专业作家的作品基本不能与普通读者见面。而且随着体制改革,进入作协也并不意味着进入体制,享受权益。根据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陈崎嵘的说法,目前中国作协8000多名会员中,“吃皇粮”拿工资的专业作家只有200多人。也就是有97%以上的作协会员,只有名誉,并无实际利益。

这一点在地方作协也是一样。像荆歌这样地级市作协的副主席,只要不是负责常务工作的驻会副主席,也是一分钱工资没有,只是有个名头,听起来好听罢了。

湖北作协主席方方曾在采访中表示:“如果湖北官方免我的职,我会很高兴地接受。”

另外,也确实如荆歌所说,作协副主席通常没有权力。中国的作协体系里,作协权力通常掌握在党组书记和书记处手里,副主席甚至部分主席,主要工作也就是开开会讲讲话鼓鼓掌,作协的大事小情他们都插不上手。

自己没有工资,没权力管别人,还被友骂,这样的工作确实如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很多人觉得憋屈,而且没有太多留恋的价值,一咬牙一跺脚也就辞了,就是这么简单。

二、主席们通常不是“裸辞”,而是有选择性地“半辞”

虽然屡有作协主席、副主席辞职的爆出,但需要注意的是,很少有人彻底辞掉所有作协职务,并彻底退出作协。例如上文提到的方方,除了担任湖北作协主席外,还是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荆歌、叶弥除了担任苏州作协副主席外,还是中国作协会员、江苏省作协理事。他们辞去的仅仅是地方作协的领导职务,却并没有退出作协体制。

另外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在辞掉某一个领导职务的同时,并没有将身兼的其他职务一并辞掉,例如刚刚去世的陈忠实,2008年辞去陕西作协主席后,任名誉主席,但在中国作协依然担任着副主席的职务。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种“半辞”情况比较复杂,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利益取舍、为年轻人让路、另谋高就。

1. 利益取舍

上文所述荆歌、叶弥的辞职就是典型这种情况。一方面,市作协副主席的身份并不能给他们带来更多利益,“一无工资,二无权力”,辞掉没什么可惜;另一方面,他们二人与作协的关系又并不止于此。

在江苏省作协官——江苏作家上,省作协八届理事会理事名单中,荆歌、叶弥的名字赫然在列。也就是说,他们辞去的仅仅是苏州市作协的职务,在江苏省作协中仍有任职。

江苏省作协理事名单,荆歌、叶弥都在其中

从公开的资料看,荆歌是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而江苏省作协一共只有16位专业作家,荆歌就是其中之一。从上文陈崎嵘书记的话中可知,专家作家是“吃皇粮”拿工资的。叶弥则拥有江苏省作协首届非驻会签约专业作家、江苏省委宣传部“五个一批”重点培养人才、市作协创作室非驻会专业作家等多个头衔。

可见,他们二人与作协体制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辞掉不拿工资的市作协副主席职务,保留有收入的“专业作家”身份,此举并不能说明他们决心与作协体制切割,只能说是某种利益取舍罢了。

2. 为年轻人让路

这种情况,最为明显的就是刚刚去世的陈忠实。

我国的作协体制有其独特之处,关于主席的任命上,基本不看管理能力,也不太看年龄,主要还是看作品。也就是只要作品过硬,明显超出同时代作家一筹,你就有很大可能当主席。这点在陕西省作协表现得很突出。

陈忠实于199 年当上陕西作协主席,那年他刚50出头,在作家里算年富力强的,然而这个主席可以说是他“捡”来的。原本陕西省作协物色的主席人选是比陈忠实年轻7岁的路遥,彼时他的《平凡的世界》刚拿到茅盾文学奖,靠作品说话,没人不服。如果一切正常,路遥将以40多岁的年纪出任陕西省作协主席,有可能统领陕西文坛二十年。

路遥曾经拟任陕西省作协主席,可惜未及上任便去世。在此之后,陈忠实当了15年陕西省作协主席。

但常年的写作摧毁了路遥的健康,他在1992年去世,年仅42岁。恰好在路遥去世的这一年,陈忠实写出了《白鹿原》,并分两次在《当代》杂志刊发。这部作品立刻引起全国性的轰动,获得了不亚于《平凡的世界》的声誉。陈忠实也得以“人凭作品贵”,成了陕西文坛的领军人物,并顺利地在199 年接任陕西省作协主席之职。

陈忠实之后,陕西文坛最出色的作家无疑是贾平凹。其实论出道,贾平凹不比陈忠实晚,在《白鹿原》蜚声国内的同一年,贾平凹的《废都》造成的声势可能更胜,不熟悉文学的人也对“此处删去xx字”津津乐道。然而贾平凹出名归出名,但一直没有一部像《白鹿原》那样明显超出同行一筹的作品,在奖项上也并没有茅盾文学奖这样的重量级奖项。因此在陕西作协内部,陈忠实依然稳坐主席职位十几年。

2008年,陕西省作协换届,陈忠实辞职,贾平凹接任主席。陈忠实仍保留中国作协副主席职位

2008年,贾平凹凭《秦腔》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同年,陈忠实辞去陕西省作协主席之职,贾平凹接任。贾平凹的实力其实不需要一座茅盾奖杯来证明,但这个奖杯无疑在他接任省作协主席的过程中,起了一定的作用:贾平凹、陈忠实同为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国内一流作家,贾年轻十岁,年富力强。此时陈忠实辞职,给年轻人让路,就变得顺理成章。此时如果还不辞职则容易给人留下“恋栈”等口实。

而辞去陕西省作协主席的陈忠实,依旧保留中国作协副主席的职位,在中国作协的排位中,依然比贾平凹高。这个辞职也只是“半辞”。

(实习:郑娜)

小儿风热感冒能用致君宝吗
株洲白癜风治疗
鹤壁妇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太原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