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湘韵作家专栏迈向超越媚俗的创作通道赏析

2020-05-09 来源:

近几年,在国内的新实力派作家群中,海东升的名字渐渐引起了读者的关注,自2007年以来,他已经在《民族文学》、《山花》、《文学界》、《鸭绿江》、《芳草》、《四川文学》、《南方文学》、《时代文学》、《青年作家》、《佛山文艺》、《翠苑》、《都市文学》、《当代小说》、《青春》、《滇池》等文学期刊发表了小说三十多篇,四十余万字,是阜新市继著名作家谢友鄞、白天光之后在全国纯文学杂志发表短篇小说数量最多的作家。2012年,获得恢复后的首届阜新文学奖。

下面,我选出他具有代表意义的几个短篇小说,就其创作风格谈几点感受。

一、以辛辣的嘲讽揭示当下乡村官场的真实面面观

海东升作品中反映的乡村官场小人物生活,虽没有市井官场的浮华和复杂,却也能让人看到当今社会大背景下所展现出来的一个横断面,给人以一种窥一斑而知全豹的感觉。小说《碗里多加了一勺糖》(《青年作家》2008年 期)描写的是乡镇机关因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牵扯出来的一段腐败事件,揭露了农村官场上的潜规则所折射出来的丑陋现象。其人物关系微妙复杂,故事情节一波三折,在读者探究人物及事件结局的同时,禁不住对当下官场上的 、良知、道德操守等进行了深层次的拷问。这篇小说发人深思,耐人回味,具有深刻的批判现实主义精神。

短篇小说《村民有请》(《鸭绿江》2007年8期)反映的是善良且吝啬的秦老花盖自家厕所时,为了收回多年随出去的礼份子,听从村民二芒的建议,搞了个首尿式,结果在大办酒宴的当天,村长和众村民去厕所首尿时发生了一连串啼笑皆非的故事。小说语言戏谑怒骂,机智幽默,在语句表达上利用了反讽,黑色幽默等创作手法,对当今社会的人情债带给人们的精神重负给予了无尽的嘲讽。

短篇小说《谁叫你不挂窗户帘》(《文学界》2012年2期)反映的是女村主任傍晚去村民家打麻将时因尿急去菜园子小解时竟被屋里所有人看到,结果村主任为自己的春光乍泄恼羞成怒,埋怨女主人没有挂窗户帘。小说揭示了女村主任在村里专横跋扈的同时,对当下乡村干部不作为之风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和嘲讽,让人读罢忍俊不禁。

短篇小说《骑马的观音》讲述的是主人公“我”从副市长的职位退下来以后,与大学任历史教授的同学参加镇政府举办的艺术节一路上发生的故事,详细地描写了我和同学经过树林时发现了一个骑在马上的半截身子的雕像,进而对雕像进行了考古式的种种猜测,其实“我”心知肚明此“文物”是自己任副市长期间为招商引资而造假出来的此地名人,却假模假式地以考古学家的角度与同学进行论证和推断,其目地就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虚伪和离职后的失落。作者在描述与同学对几位历史名人分析和猜测时,大胆地利用了意识流和电影蒙太奇的创作手法。此篇小说对当下人热议的话题机警而敏感,突出了作家的创作立场。

二、西方印象派油画的语境风格营造了小说的氛围之美

“太阳磨磨磳磳,探头探脑地一漫上东边圆润的小山,就有簇簇金箭刺破了树的衣裳……不知是哪户人家早早生起了灶火,一缕白烟举在半空,凝柱般俯瞰着熟悉的村落,雅漠营子,就在这虚物细瞧之中,变得一点点生动起来……”

诸如上述此类的句子,是海东升乡村小说系列中常常出现的场景,作家所描写的乡村景致完全是白描的手法,显示出了他扎实的文字功力,这也说明海东升的文字内功已经修炼到了一定火候,他就像一个工笔画师,凭的是一笔笔勾画,一点点的描摹来反映乡村景致的;而作家在形容人物容貌时只简单的几笔勾勒就能使人物丰满鲜活起来。例如,作家在刻划《香喷喷的太阳》(《文学界》2011年10期)里的老巴拉时是这样描写的:“树下残留的忠字台基上,蹲着老巴拉,他也被太阳的金箭射中,一丝暖意打脑袋进入,打脚下流出,他好像躲在角落里的陈年油瓶,凝固的油渍开始变得温润,一点点顺着壁沿漫下,汇到瓶底,清亮地滚动,汇集、融成灰白的一片,整个瓶子就变得温存而富有动感了……他打了一个哈欠,城门立刻露出了一个黑洞,尽管是清明都过去了,他还是感到了开门的一丝凉意……

很显然,作家在描写老巴拉时,不急不躁,从容不迫,显示出了耐性和精致,他把老巴拉比喻成陈年油瓶,把他身体站起来的过程形容得如影视慢镜头般美妙,把他的嘴巴比喻成城门。可见作家在描写人物时并不是直白的表达,是用意象来推敲文字的;而作家在描写老巴拉与夏三跳的对话时又突出了老巴拉的木讷和淳朴:他微微弓起酸麻的两腿,挪磳两下,从台基上跳下来,眼睛好像破雾而出的太阳,晕白里露出金黄的底色,“夏三跳,你都啥岁数了,还没个定性……”

又例如,作家在表现人物性格时是这样描写的:她一个手里拿着碗,另一个手里拿着一枝带毛毛狗的柳条……听了巴拉的称呼,她眼角一剜,嗔怪地说,缺德玩意,俺都多大岁数了,还叫俺的外号。

只简单的几句话,就将一个活泼可爱,精灵聪慧的老太太跃然纸上了。

再比如,作家在描写男女主人公对话时既简练又明了:巴拉一听夏三跳封了门,脸上僵僵的说,“你看头些年,你老是让我过去,今个论到真格的了,你还端起来了,不去就不去,反正也对付不了几年了,憋屈死更不错。”

夏三跳一看巴拉的脸色不对,急忙把话拉回来,“你看老阿扎,咱们俩多少年的交情了,咋还像哪吒似的不定性,还王八打把势——说翻就翻了。巴拉一听就咧开嘴笑了,腮帮子上的褶子挤到一起。夏三跳也笑了,看你那样,一笑,褶子都能夹死蚊子……巴拉看着笑啼啼的夏三跳说:咋,看我老了,老了也乐意听你说话,一套一套的乐死人……

上述土掉渣又暗藏着丰富内容的几行对话,把老巴拉和夏三跳两个多年的恋人感情向读者全盘托出,使读者在愉悦的阅读中平添出几许温馨和感动来。

毫不夸张地说,海东升对笔下景致和人物的描写既恬淡隽秀又丰盈甜美,他那扎实的文字功力以及精雕细刻的语言拿捏老道精准,很值得同仁们的学习和借鉴。

三、地域文化与人性美的巧妙结合

我在阅读海东升的小说中,感觉他既擅长展现农村官场的面面观又能创作出饱含乡土气息的作品来,二者相比,就喜好而言,我还是喜欢后者。毋庸置疑,一篇好小说的成功是可遇不可求的,需要在好的状态下写作才能尽善尽美。如果说反映蒙汉边地生活的小说是海东升创作的一大亮点的话,那么,他在表现小说的人文精神和人性美上更加令我钦佩。

在这里,不得不谈一谈海东升最近发表在《民族文学》201 年2期上的短篇小说《天堂口的玫瑰》给我带来的艺术感受。这篇小说反映的是蒙古族老汉撒日苏的老伴在自家院子跌了一跤之后,被送进医院治疗而最终医治无效撒手人寰的故事。按正常的创作思维,老伴的去世,撒日苏很悲伤,可是作家并没有渲染他的悲痛,而是侧重地把失去老伴之后撒日苏日常生活的不知所措和神经错乱的情绪呈现给了读者。从而进一步展现出了撒日苏的孤独和无助,而就在撒日苏捧着一束玫瑰来到墓地以浪漫的形式祭奠老伴时,却意外发现墓碑前也摆放着一束新鲜的玫瑰,这就为老伴生前的情感世界留下了悬念。应该说,这是一个神来之笔,也是这篇小说所表达的内涵。按理说,撒日苏与老伴生前是很恩爱的一对,可是,突然有了第二个男人闯进了撒日苏的感情世界。撒日苏受不了啦,不安了,惶惑了,甚至是绝望了,他明知村里有一位老汉从年轻时就一直爱着自己的老伴,却不敢相信那朵玫瑰就是那老汉送的,他宁愿自欺欺人地认为那束玫瑰是大风从别处刮来的,也不肯相信是那个老汉来祭奠老伴的事实。故事讲到这里,令读者禁不住为之一震,不免让人心底涌上来一股酸楚来,觉得生活太残酷了,爱情太残酷了,是生命不能承受爱情之重的残酷!玫瑰,象征着永恒爱情的花朵,本应该在天堂里绽放,可是,天堂里的老伴又能接受哪朵玫瑰?与自己生活一辈子的老伴心里是不是也忘不了那个痴情的男人?撒日苏老人又怎能解开老伴被人暗恋多年的心结?海东升如此精心打造出这篇内涵深刻的作品,旨在将现代人的怀疑主义思想切入到小说中来,无不在暗示着现代人在情感世界里的孤独和迷茫,这也是《天堂口的玫瑰》这部小说的寓意之所在。通过这篇小说,不难看出,海东升所关注的是人世间的大悲大喜,大痛大乐,充满了悲天悯人的人文关怀精神。

文学即人学,通过阅读小说《天堂口的玫瑰》,让我感到海东升的创作思想愈发走向成熟,如果说蒙汉杂居的边地生活是他得天独厚的小说资源的话,那么,对生活的洞察力和感悟力再加之独特的创作风格就是海东升当今所获得的成就之必然。如今,海东升正值风头正健的年龄,我相信,以他丰厚的文化底蕴,敏锐的捕捉,睿智的表达以及用文字巧妙营造的艺术氛围,定会在文坛上摘取更丰硕的果实。

共 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赏析从小说的立意、笔调还有小说的氛围和环境多个方面,对海东升的小说做了全面的剖析,以辛辣的嘲讽揭示当下乡村官场的真实面面观,对当下人热议的话题机警而敏感,突出了作家的创作立场。赏析还突出了对海东升笔下景致和人物的描写既恬淡隽秀又丰盈甜美的赞美,他那扎实的文字功力以及精雕细刻的语言拿捏老道精准,很值得读者的学习和借鉴。赏析还对海东升的文化底蕴,敏锐的捕捉,睿智的表达以及用文字巧妙营造提出了独特的观点,令人耳目一新。倾情推荐给大家欣赏学习!【:天空微笑】【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07:27:27 观点新颖剖析全面,逻辑严密,令人信服。

2楼文友: 06:22:25 精彩的解析,令人赞叹不已。问好李老师,湘韵因您而精彩,遥祝秋祺

楼文友: 06:58:25 如今,海东升正值风头正健的年龄,我相信,以他丰厚的文化底蕴,敏锐的捕捉,睿智的表达以及用文字巧妙营造的艺术氛围,定会在文坛上摘取更丰硕的果实。欣赏问好!

邯郸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吉安白斑疯医院
心力衰竭病人水肿的特点是什么
友情链接
太原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