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我现在才说年老节能

2020-10-19 来源:

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 (G nter Grass)

必须要说(选摘)

它的特性是

能将所有毁灭性的爆炸物

引向

尚不能证明原子弹存在之处

……

为什么要问,我现在才说

年老,笔弱

以色列的核武力,

将会危及脆弱的世界和平?

……

必须说,

因为“明天可能来得太晚”。

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G nter Grass)再陷舆论漩涡。

上周三,84岁的文学奖得主格拉斯在《南德意志报》发表诗歌《必须要说》(长达两页半)谴责以色列计划打击伊朗,批评西方世界对以色列和伊朗的双重标准,指出德国因为历史包袱不敢反对以色列。君特·格拉斯随即被扣上反犹主义的帽子。前天,以色列内政部长埃利·伊沙伊威胁今后将禁止格拉斯入境。

诗歌批评西方世界“双重标准”

2006年,格拉斯在出版自传体小说《剥洋葱》时,首次向公众承认自己在少年时曾参加过党卫军(德国纳粹党的法西斯特务组织和军事组织),这一言论立即引起轩然 。五年前的“党卫军事件”引起德国和以色列各界的批评,如今这首直接冒犯以色列的诗《必须要说》(What Must Be Said),又将84岁的格拉斯推向舆论漩涡。

格拉斯在这个时候发表反对以色列的诗有其现实背景。一艘由德国制造的核潜艇即将交付给以色列,很多德国人包括知识分子之前已经相继撰文发表他们的疑虑,他们担心这艘攻击性核潜艇可能将被以防御的名义用于攻击伊朗。

这首《必须要说》的诗上周三发表在德国《南德意志报》上,在这首长达两页半的叙事诗里,他对有关“伊朗核计划”的争论表明了态度,他反对潜在的预防性打击,反对德国向以色列交付一艘核潜艇:“它的特性是/能将所有毁灭性的爆炸物/引向/尚不能证明原子弹存在之处。”

格拉斯深感焦虑。在他看来,这是“计划性的游戏”,在“它结束时,我们幸存者最多只是一个个脚注”。格拉斯在诗的开头写道:“为什么我沉默,沉默太久……”接着他写道:“为什么我禁止自己直呼那个国家的名字?” 指的是以色列,他后来直呼其名,也不再沉默。他开始了战斗。他在和自己的耻辱作斗争,而关于落在他身上的判断 “反犹主义”犹在耳边。在这首诗里,他一遍遍地讲述自己国家特有的罪恶,认为自己身上背负着永远无法消除的污点。从《铁皮鼓》开始,格拉斯的写作围绕着德国纳粹的独裁、战争以及大屠杀的担责主题,而到了这首诗里,他要谈的是他对以色列的期待,这个与他一直在内心紧密相连的国家。

在这首诗歌中,格拉斯批评整个西方世界面对以色列和伊朗核问题时的伪善和双重标准,反对由美国和德国支持的以色列针对伊朗进行预防性打击。在诗中,格拉斯发出警告,以色列正准备侵略伊朗,他建议德国不要将核潜艇交付给以色列,后者可能会“装载极具破坏力的核弹头”。 格拉斯在诗中还要求“国际组织应该不受妨碍和永久地监视以色列和伊朗的核设施”。

格拉斯在诗中说,“为什么要问,我现在才说/年老,笔弱/以色列的核武力,将会危及脆弱的世界和平?”对于未来,格拉斯在诗中发出了启示录般的预言:必须说,因为“明天可能来得太晚”。格拉斯还批评德国不愿冒犯以色列,他称之为“沉默”。为何长时间沉默,格拉斯勇敢地承认是因为德国沉重的历史负担,害怕背上“反犹主义”的怀疑。他还承认他这么说会面临“反犹主义”的指控。[NextPage]

以色列总理暗示格拉斯党卫军身份

不出意外,格拉斯的这首《必须要说》触犯了众怒,以色列政坛和评论界认为,因为格拉斯年轻时曾参加过纳粹党卫军,所以他已经丧失了批评以色列政策的资格。也有些人认为,格拉斯的这首诗含蓄地表达了作家的反犹情绪。

就在诗歌登出来的第二天,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就带头指责格拉斯,内塔尼亚胡随即在一份声明中公开谴责了格拉斯。他断言:“君特·格拉斯把以色列和伊朗相提并论是羞耻的。”内塔尼亚胡说,“威胁世界和平和国际安全的是伊朗而不是以色列。”“60年来,格拉斯先生隐藏了自己的党卫军身份,由他来指出以色列政府是世界和平的威胁,格拉斯与以色列作对,这一点都不让人吃惊。”位于德国柏林的以色列大使馆也发表了针对格拉斯的官方声明,“我们必须说,在逾越节前非难犹太人就是欧洲的传统”,声明断定这种欠缺妥当的言论来自格拉斯 德国的良心,“这将使德国人过去的努力付之一炬。”

面对这些批评,格拉斯不得不马上予以回应,在接受北德电台采访时,格拉斯抱怨后者轻松命中2分说,从这些批评的语气就看出“他们并没有去读我的诗”,而是用鄙陋的语言诋毁他的名声,“这些陈词滥调早已经用过了。”也有批评说,格拉斯不是犹太人,所以他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格拉斯并没有对中东问题提供令人信服的分析。

由于历史原因,来自德国左右两翼的政治家在传统上都支持以色列。有德国政治家批评格拉斯这首诗“令人厌恶”、“令人气愤”、“不值一提”。德国《图片报》形容这首诗“令人困惑”。就在格拉斯发表这首充满争议的诗歌之前,以色列知名作家大卫·格罗斯曼在《法兰克福汇报》发表了反对核潜艇计划的文章,格罗斯曼也反对以色列的预防性打击。面对以色列的军事选择,格罗斯曼在文章结尾问道:“任何人有权判那么多人死刑,只是因为他恐惧一种可能不会出现的情况?”

以色列内政部长威胁格拉斯“不受欢迎”

经过上个周末,“格拉斯诗歌事件”继续发酵。

上周日,以色列内政部长埃利·伊沙伊援引一则以色列法律条文,威胁禁止格拉斯入境,这位备受世界尊敬的作家将在以色列“不受欢迎”。该法允许禁止前纳粹成员进入以色列。197 年,首位德国国家首脑访问以色列时,格拉斯就曾在勃兰特总理的访问队伍中。埃利·伊沙伊说:“他(格拉斯)试图煽动对以色列及其人民的仇恨,这让人联想到他曾穿过党卫军的制服。”埃利·伊沙伊在声明中还说,“假如格拉斯要继续散播他那些歪曲事实和充满谎言的作品,我建议他为伊朗来一首,在那里他能找到更多支持者。”

以色列外交部长利伯曼也加入到了声讨风暴之中,他认为格拉斯的诗是“所谓西方知识分子利己主义的体现,这是他们再一次把犹太人放到疯狂的反犹祭坛上,目的只是多卖几本书或者得到赞誉”。利伯曼在与意大利总理马里奥·蒙蒂会面时也不忘借题发挥,他要求欧洲领导人谴责这一事件,“我们有证据显示,在过去的几年里,反犹主义的种子已经播下,它们有可能成为一团烈火伤害全人类。”

格拉斯:首要批评内塔尼亚胡政府

84岁的格拉斯上周末在接受《南德意志报》采访时澄清,这首诗并非针对以色列,而是(针对)内塔尼亚胡领导的以色列政府一系列政策。格拉斯对《南德意志报》说,他有可能会重写这首诗,“使这首诗的表述更加清晰,因为我首要批评的是内塔尼亚胡政府。”他还补充说,“我经常支持以色列,我也常去那个国家,也希望这个国家能继续存在,并能找到方式与邻国和平相处。”而在格拉斯看来,相反的,内塔尼亚胡才是这个国家的危险。

德国外交部长韦斯特韦勒在写给德国《图片报》的文章中认为,把以色列与伊朗相比较是荒谬的,以色列是民主国家,公民享有权利、自由、,还有法治。相反,伊朗违背国际法,多年来一直拒绝与国际社会合作对他们的核项目进行检查。

针对这股舆论谴责的洪流,也有一些以色列批评家认为,格拉斯诗歌事件可能开了一个先例,任何针对以色列政策的外部批评,都可能被戴上“反犹主义”的帽子。以色列知名专栏作家兼评论家拉里·丹夫纳(Larry Derfner)说:“格拉斯说了真相,他勇敢地说出了这些,勇敢地承认少年时曾参加了党卫军,也勇敢地批评以色列针对伊朗的攻击,他为这个国家所做的就是要把一些人从悬崖边拉回来,大多数以色列人和美国犹太人安全地跟随着内塔尼亚胡走在悬崖边。”

(实习:岳金晓)

宝宝为什么不爱吃饭
纹眉整形
阴道炎、慢性宫颈炎怎么办
友情链接
太原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