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二人双双被一家私企老板招了去节能

2020-10-26 来源:

毕业后,二人双双被一家私企老板招了去。

在个私企业里,老板可不管你有多高学历,都得从头做起。二人一同被安排在车间当工人,享受一样的待遇,挣一样的工资。彼此间没有一点儿差别。虽说苦点儿、累点儿,但二人的心里是平衡的。

只是这平衡并没有维持多久。

两年过后,两人之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大刘受到了老板的重用,由一名工人,直接提拔到办公室当了主任。

自然工资也挣得多了,是小张的二倍。而小张还在车间当工人,工资还挣那么多。

看到大刘升职,小张的心里开始出现了不平衡。

“一同入厂、一同下车间、干的又都是一样的工作,凭什么老板提拔他而不提拔我?”

爱动脑筋的小张,开始失眠了。

他把侦探小说里的所有侦查手段,全都派用上了。开始对大刘进行“火力”侦察……

几个月下来,弄得他精疲力尽,兜囊也见羞涩了,却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心中不免有些愤愤然。

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了,借点儿酒劲儿跑到了老板办公室。

问老板说:“……我和大刘同一时间进厂,同一时间当的工人,为什么他‘平步青云’,而我还在原地‘踏步走’?这不公平!我的能力比他差吗?差到哪儿?什么地方差?…即使是每次新剧都必然演练的常规动作——在《快乐大本营》进行宣传…一连串儿问了好几个为什么。”

老板城府很深,待他问完了,微微一笑说:“小张,你看这样好不好?镇东头大华玻璃厂欠咱一笔钱,已经好几年了,不啥,你去把它要回来给咱工人开支,我正愁着不知派谁去好呢。如果你能从李厂长手里把帐要回来,我也给你升职,你看这样行吗?”

小张,哪知道这里的水有多深。所以,很痛快的答应了:

“好!如果我能把钱要回来,你一定得升我的职。”

“行!就这么定了。”

小张很顺利地见到了李厂长,说明了来意。

这个李厂长,是个“老江湖”,最擅长的是攻心术。李厂长把小张让到座位上,给他倒了一杯水后,慢条斯理地说:

“其实,我欠你们厂子的钱早都给准备好了。只是你们的王老板,太瞧不起我,每次都派一个没文化的人来羞辱我,你看我随便给他们写了一个字竟然不认识,这叫我也没办法。”

小张心想“个体户就是这样,为图多赚几个钱儿啥人都招,我不同于他们,我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本科生,凭你一个泥腿子出身的土老板,区区几个字还能难住我了?”

想到这儿,信心百倍地问道:

“不知李厂长今天考我什么字儿?”

李厂长仍是不慌不忙地说:

“别急!”

说罢,抬手从笔筒里拿出一支毛笔轻轻地沾了一下墨,在一张宣纸上写下一个认真的‘真’字儿。然后吹干了墨递给小张说:

“就这个字,你看看念啥?如果你念对了,我欠的账马上就叫会计给你结,念错了对不起,还是老规矩:‘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小张伸手接过来一看,那不是认真的“真”吗?心想:“就这么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字,他们都不认识,难怪人家李厂长瞧不起我们老板.。”

胸有成竹的脱口而出:“真!认真的真”。

李厂长瑶了瑶头说:

“对不起,你也没念对。送客!”

小张灰溜溜地回去了。

见他的面目表情,不用问老板就猜出来了。

于是,拿起把大刘叫了过来。对他说:

“大刘,你去趟大华玻璃厂把欠款要回来。”

“好!我马上就去。”

时间不大,差不多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大刘回来了,将一大包钱递给了老板。

老板不慌不忙的将钱放到了桌子上说:

“大刘你是怎么把钱要回来的?那个李厂长没考你吗?”

“考了,也是那个字.”。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刚开始时,我也想念‘真’。可转念一想,他哪能用这么简单的字来考我?这里面一定藏有玄机,于是我就把它拆开来念:‘十目大’。没成想还真蒙对了。所以,他就痛痛快快地把账给我结了”。

这时,小张很不服气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

“它就是认真的‘真’吗?怎能念‘十目大’呢?”

听了小张的呛白,老板站起身,拍了拍小张的肩膀诙谐地说:

“小张啊,小张,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们都快揭不开锅了,你咋还认‘真’啊!”

共 152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通过风趣诙谐的故事,让读者去思考。除了个人用心努力,遇事还要随机应变,成功的人必有过人之处,欣赏佳作!【:至简】

1楼文友: 09:48: 0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藤黄健骨丸
广东哪里有卖复方鳖甲软肝片
番茄红素
友情链接
太原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