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我的刘姨营养

2021-01-15 来源:

《我的刘姨》,关于工棚里的刘姨的介绍

刘姨,是我们家五十多年前在老台町的老邻居。像我家住的那种二层别墅式两拼红砖楼房,共有四栋八个门,住着不过十来户人家。我家是南数第一栋的北门,南门的是原市长刘锡三,第二栋楼的南门就是刘姨家。

建国初期,鞍山曾经是中央直辖市,市里和鞍钢领导集中住在老台町”有部队警卫,各家大门不用像现在这么壁垒”况且我们几家的警卫属一个班,与那几个战士早就脸熟,所以我串这家进那家挺方便。我家周边几户邻居中的孩子圈里,我是最小的,那些大大姐姐们不怎么和我这个小孩玩儿,倒是邻居伯父伯母给了我特别的喜爱,他们说话口音不大一样,但是都和父母一样叫着我的小名。杨士杰和刘锡三伯伯是河北口音,曾扬清叔叔是南方口音,尤其是刘姨,她喊我的小名时,是那种浓浓的山西口音,总是挺大的嗓门,稍有拖长音,感觉是那么好玩那么的亲,我从小就喜欢这个刘姨。

前几天,我去看望老人家。进门,我就叫了一声刘姨,这一声刘姨叫得我心里有点儿酸酸的,毕竟与上次叫刘姨,至少有十多年时间的间隔了。这一声刘姨,也仿佛叫醒了陈年往事。

刘姨,叫刘月卿,出生于1920年,算起来已经是将近百岁的高龄老人了。刘姨和老伴籍伯伯是一个村的,都是山西省武乡县十里坡村人。她是1940年参加,曾先后在长治县六区和湖北二区任妇女部长,也是离休的老。但她的名字基本上是以遗孀的名义出现的。

刘姨的老伴叫籍薪田,比我父亲年长三岁,所以小时候我一直称呼他籍伯伯。

籍伯伯,原来在北京工作,任中央组织部处处长,1953年调任沈阳市委、组织部长,1965年任鞍山市委书记处书记(相当于现在的副书记,行政十级)文革后为市委副书记市革委会副主任。

籍伯伯是非常执着于工作的人,记得小时候溜到他家的时候,很难得两侧的条形雾灯上方还有灯带式的LED日间行车灯看到他,他们那一代的老前辈,好像都是工作狂,就像我父亲那样,忙工作几乎忙成了我陌生的亲人了。

文革”刚结束的那段时间,籍伯伯的工作特别的忙,特别的累,除了正常的市委常务之外,还有清查”平反”落实政策”等等好多工作都是他亲力亲为。一天夜里,他们家里突然来了好多车好多人,我知道肯定出了什么大事了。早上听妈妈说,籍伯伯去世了,才60多岁!那时候我还年轻,好多事都不大懂,只是觉得少了一位叫我小名的伯伯,有点儿突然,心里有点空。

事隔几十年的今天,自己也年逾花甲进入老年人行列,可提起旧事,说起他老人家,在我的脑海里有着非常深刻的印象,还是他当年60多岁的样子,正应了那句老话,人老的标志就是现在的事记不住,过去的事忘不了。

我们两家可谓父一辈子一辈。父亲和籍伯伯都是从腥风血雨那个年代走过来老同志,他们的年龄相仿,秉性有几分相似,属于谈得来处得好的同志加朋友。母亲虽然比刘姨小9岁,可是她们亲如姊妹。籍家有四个女儿,都比我大,一个儿子小名叫小兔儿,比我小很多(后来他成了周边邻居的孩子中最小的)籍家的三姐是我姐姐的发小同学,我最熟悉最亲的也是籍家三姐。

看望刘姨后的第三天,我告诉了母亲,她听了特别高兴,问这问那的打听,喃喃不住的叨咕刘姨是厚道人大好人,还说我们家刚到东北来的时候,没有亲戚,籍家就好像是一门亲戚似的。

说起籍家,不能不提到一个人,那就是。年纪大一些的,几乎都知道他。小时候,我曾疑惑,既然都姓籍,还是正儿八经的亲戚,怎么同音不同字呢?籍家三姐告诉我说,那是参加以后自己改的。

与籍薪田,都是山西五乡县人,同村也是同家族的,在籍家祖谱里都有记载。生于1923年的虽然比籍新田小了八岁,但是从家族排论,却是籍薪田长辈。辈分归辈分,籍伯伯还是的入党介绍人呢。

于15岁开始参加,第二年由籍薪田介绍加入,此后他长期在华北地区工作。建国后,出任河南省许昌在百度搜索下某个企业的同行地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部长。1951年春,南下视察工作,途经许昌时,得知当地有这样一个年轻能干的领导后,就特别在专列上召见了,成为政治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全国第一次宣传工作会议上,对他赞赏有嘉。被任命为许昌地委书记时,年仅28岁。文革前,任河南省委、1973年,正式当选委员,1975年1月,出任副。

对的评价褒贬不一,可是我始终相信,历史会有真相,后人自有公论。但有一条,在讨论向外通报决定对”实施隔离的文件时,提出应该在中央文件中指出文革答案揭晓的错误所在”因为这一点,有人称是中央高层提出对文革”怀疑或者否定意见的第一人,这种高瞻远瞩、洞悉敏锐的触及文革”的定性,在那个年代绝非一般的勇气。

刘姨,就是在这样显耀的籍氏家族里,辛辛苦苦操持家务,甘愿做丈夫的贤妻,孩子们的良母。

记忆中,刘姨特别能吃苦,除了操持家务,还时常得顾及房前屋后的菜地。

那年代买菜大都有个兜,菜装多了,特别勒手。有一次,看见刘姨买菜拎得吃力,手被兜的绳勒了一道印,我帮她送到门口,刘姨显得特别高兴,依旧是用她特有的山西口音喊着我的小名。

那天去看望刘姨时,她拿着老家寄来史志类的小册子,上面的文章写的是她们那个年代的事儿,图片大都是黑白的老照片,她那么认真的翻看。其实我知道,作为大脑萎缩的她,那种翻看不过是一种下意识的,亦或是一种习惯。

和籍家三姐唠了好长时间,唠的都是过去的事情。说着说着,三姐突然说道,今天是你刘姨的生日,真巧!是啊,过去住邻居这么多年,周围的邻居当中,遇到或看见刘姨的机会好像特别多,听到喊我小名的,也属她次数特别的多,这次又碰巧在刘姨的生日与她老人家相见,可见我和刘姨的缘份至深。

刘姨现在因大脑萎缩基本不认得人了,语言也有些障碍,但还是那么慈祥,那样的笑着。看到她,我耳边就会不由自主地响起一个熟悉的山西口音在叫着我的小名,那么的清晰,那么的亲。

请你带上我的思念。

嗯。

炊烟连着我的心。

嗯。

阿呼唤在耳边。

走到天边。

蓝天上飘荡着故乡的炊烟。

风儿追云儿远。

请你带上我的思念。

嗯。

炊烟连着我的心。

嗯。

阿呼唤在耳边。

嗯。

炊烟连着我的心。

嗯。

阿呼唤在耳边。

红霞飞落日圆。

草原上升起了故乡的炊烟。

风儿轻炊烟弯。

那是阿妈在招呼唤。

呼和浩特治疗早泄医院
兰州阳痿治疗费用
阳泉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太原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