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遂宁出租车司机救人事件带来的城市应急救援思考

2019-07-07 来源:

遂宁出租车司机救人事件带来的城市应急救援思考

涪江放灯,追思英雄的哥尹德洪。 王兵摄

涪江边上,遂宁民众追思英雄的哥唐超。 樊任华摄

背景

2月15日凌晨,为营救一名跳入涪江的女子,遂宁市射洪县出租车司机尹德洪跳入了冰冷的江水,却不幸被江水吞噬

3月15日,为营救在遂宁市城区渠河段落水的女子,出租车司机唐超消失在湍急的河水中

在前后相隔1个月的时间里,遂宁的父老乡亲含泪送走了两名英雄的哥——尹德洪、唐超。两名随江水远去的出租车司机,因危难时刻下河营救群众,而不幸遇难。

当英雄远去,群众深情祭奠时,当遂宁这座城市出现不少善行义举被人赞誉时,更多积极的思考和探索也正在展开。城市应急管理者和相关专家指出,如何进一步提升城市公共安全及应急救援能力,是每座城市都需要思考的问题,“这也是英雄故事在感动我们之余,带给我们更深层次的价值和意义。”

1

水里救人有多难?

落水者和施救者面临相同生死考验

3月15日,一名女子在遂宁市城区渠河段落水。出租车司机唐超和约车司机黄晓洪正好路过事发位置,两人下车后一前一后纵身跳入渠河,徒手向落水女子奋力游去。

最终,黄晓洪带着落水女子成功上岸,但抢先一步跳入渠河的唐超却消失在湍急的河水中。21个小时后,唐超的遗体被打捞上岸,年轻的生命定格在36岁。

在唐超遗体告别仪式上,一同参与渠河营救的黄晓洪几度哽咽。他说,自己驾驶的约车上除了后备厢里有灭火器外,并没有其他救生设备。当时,看到女子落水后,他急忙下车,钻过河道边的防护,“唐超跑在前面,我也没有多想

遂宁出租车司机救人事件带来的城市应急救援思考

,脱下衣服就跟着跳进了河里。”

救援难度远超黄晓洪预料。“我已有10多年没有游泳了,下水没多久就开始感到体力不支。水里旋涡太多,最后真是凭着毅力,咬牙坚持游上岸的。”当黄晓洪带着被救女子靠岸后,再回头时,水里已看不到唐超的影子。“贸然下水,没救生设备辅助,救援风险确实很高。”

时间向前回溯1个月。2月15日凌晨,为营救一名跳入涪江的女子,射洪出租车司机尹德洪跳进冰冷的江水,向在江水中浮沉的女子奋力游去。遗憾的是,尹德洪的营救没能成功,两人均不幸被江水吞噬。

“在水里救人,就是在同死神抢人。落水者和施救者都面临着相同的生死考验,施救者在营救落水者的同时,也必须全力自救。”敬代林是遂宁市第五届见义勇为道德模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曾成功营救落水女孩,英雄事迹广为流传。虽时隔多年,但说起曾参与的那场激流中的孤身营救,他仍记忆犹新。

2

救生体系怎么建?

城市河岸改造应考虑规划公共水域救生系统

“从电视和络都看到了他们的义举,遂宁的哥是一个值得点赞的英雄群体。”重庆蓝天救援应急协调中心主任张莹和队友们十分关注遂宁的哥勇救落水群众的事迹。

作为一家民间专业应急救援力量,重庆蓝天救援队曾参与到湖北监利“东方之星”沉船、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等多个重大事故的现场救援。在其日常救援行动中,60%的任务是水域救援。

张莹认为,为尽量避免救援意外发生,参与现场应急救援的一般原则是施救者首先考虑自保,在能充分自保的前提下再参与救援。

如何提升公共水域救援的安全性?张莹建议,在公共水域周边,特别是人员密集的涉江涉河沿岸,应增添包括救生梯、救生圈(绳)、安全警示牌、救生拉手、水深标尺、警示灯具等应急救生设备设施,“在城市河岸的改造中,公共水域救生系统应一并纳入建设规划。”

“对于落水者和施救者来说,一个救生圈或一根救生绳,都关乎生死。”在张莹参与的救援行动中,也有数起施救者在水中不幸遇难的悲伤案例,“配备100个救生圈,只要其中一个在突发事件中发挥了作用,其价值就是无穷的。”

探路公共水域救生系统建设,遂宁已有初步实践。去年5月汛期开始前,遂宁在环涪江之心圣莲岛四周的临水危险路段,布点40个,每个点位配备救生衣、救生圈和救生绳等应急救生设备。若突遇落水等险情,救援人员可以自行取用应急救生设备。

“但在实际操作中,也存在不少尴尬。”遂宁市船山区观音湖开发建设管委会社会事务部副部长田波介绍,在5个月的汛期里,救生设备破损、丢失现象严重,“丢了补,补了丢,前后丢失了近百套。要确保救生设备常备,成本投入和日常管护是一个不小数字。”

“以厦门的实践看,公共水域救生系统建设同样存在成本高、管护难等类似问题。”厦门市曙光救援队队长王刚认为,相较于一些发达国家完善的救生体系而言,国内公共水域救生系统建设才刚起步,政府投入应成为公共水域救生系统建设的主线。“在险情易发的重点水域,还可以考虑安排专业救援力量现场值守,通过安全巡护和对危险行为的直接劝导,可有效减少涉水意外的发生。”

3

救援力量如何配?

出租车群体最恰当的角色定位是“辅助救援力量”

在一个月时间里接连发生的两起河道营救行动中,危急关头挺身而出的,均来自同一个群体——出租车司机。

遂宁市交运局运管处副处长刘永志介绍,目前,遂宁市城区和各区县共计有2300多辆营运出租车,其中,市城区出租车753辆,从业群体达到2500余人。同时,每日穿行在遂宁大街小巷的还有数量庞大的合法约车群体。

如何增强出租车司机群体的应急救援能力?“从黑夜到白昼,从严冬到酷暑,出租车司机常年在城市街道流动,往往是第一时间处于正在进行中的危难现场。”刘永志认为,可以尝试为每辆出租车配备一套应急救生设备,包括救生圈(绳)、救生衣、多功能手电筒、雨伞等。

“出租车司机群体庞大,几乎全天24小时都延伸在城市的细枝末节,是一支宝贵的机动救援力量。”张莹介绍,作为社会救援力量的延伸,广东广州、山东泰安等地已有多个城市组建了出租车救援队,遂宁可以借鉴参考。

在接连两次的追思活动中,绵阳出租车司机群体均自发组织赶到遂宁,为遂宁的哥点赞。绵阳市三台县四通出租车公司负责人李东风认为,除了给出租车从业人员配备专业应急救援设备外,还应加大必要的救援技能培训。

“在应急救援中,出租车群体最恰当的角色定位是‘辅助救援力量’。”王刚认为,从应急救援的角度考量,出租车群体最大的优势在于有足够的团队体量和极强的机动能力,而劣势是不具备专业的救援能力。

王刚介绍,在厦门的实践中,城市5000余辆出租车成为配合专业救援力量的流动“探头”和“眼睛”。借助出租车群体的介入,事故现场的动态情况得以及时反馈,专业救援力量能迅速做好有针对性的准备。此外,借助出租车群体极强的机动性能,救援装备和人员的运输也得以高效展开。

遂宁市应急管理局局长王金兵介绍,加强公共水域救生系统建设及配套设施,提升民众自救互救能力,遂宁已在积极地思考并付诸实践。他认为,如何进一步提升城市公共安全及应急救援能力,是每座城市都需要思考的问题,“民众自发凝聚成的爱心尤为温暖,给予他们更多温暖的保护,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多。”

□赵权军本报袁敏

原标题:追忆英雄,我们该给爱心哪些温暖保护


友情链接